• 关于申请雨露计划的温馨提示
  • 根据有关文件精神,我区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含尚在2年继续扶持期内的2015年退出户、2016年脱贫户)中,接受中、高等职业学历教育、普通高校本科学历教育的学生和参加技能培训的青壮年劳动力可以进行雨露计划在线注册申请。
当前位置:首页 > 第一书记 > 第一书记的“三无”与“三有”

第一书记的“三无”与“三有”

更新时间:2017-08-08 09:33:39 | 来源:广西扶贫信息网 | 作者:张宏锋 周千景 | 责任编辑:龙博 | 点击量:

  本网百色讯(张宏锋 周千景)说到“三无”人员,对于基层干部而言再熟悉不过了,也就是无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无法定抚养义务人的公民。可是今天笔者要说的这个“三无”与“三有”人员却是与众不同的。
  个子不到一米七,短发小光头,能说一口地道的状话和苗话,平易近人,认识他的人都叫阿德。他,就是隆或镇鱼塘村第一书记----黄志德。前些年退役后,被组织安排到隆林各族自治县民政局工作。
“三无”与“三有”究竟是什么呢?在黄志德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他对自己无情,却对贫困户有深情;自己身无闲钱,倒让贫困户有钱花;自己无地图,心中却有“活地图”。

  对自己无情,却对贫困户有深情
  2015年10月22日,正值全区精准识别贫困户、贫困村的火热时期,黄志德接到组织部派驻通知后,即着手精准识别材料。次日匆匆地与家人告别,便与单位其他同事继续到鱼塘村开展精准识别工作。
  为了方便开展工作,他把村部当成了第二个家。每到周末,其他第一书记都在休息,而他还在忙碌的工作,只是为了按质按量地做好精准识别贫困户贫困村这一基础工作。当时,遇到比较多尚无明确限制的探索性试验的问题或全区先行先试的问题,他一个一个地记录下来,主动请教镇里分管扶贫的领导,切实做到一个一个问题得以解决。经过花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他和单位同事与包村工作组终于顺利地完成了2015年的精准识别入户评估评议、公示公告等工作,全村共识别出91贫困户398人,贫困发生率排在全镇贫困村的第四低,而且没有一户因评分不对而上访的。
  一次因调解纠纷冒雨翻山越岭入户了解情况,不小心被野黄蜂蛰得通红又患重感冒。村干和包村工作组等人都劝他先看医生,担心出现不测,不需参加明天的全镇会议。但第二天,他仍然参加镇里的危房改造会议。大家见他这样都说应该先去看看医生,毕竟身体才是要紧的。而他总是说,不要紧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会议一结束,向鱼塘村工作组报告后,打包一份快餐又急匆匆驱车去村里与村两委、村民代表商讨部署危房改造工作。第三天,脸上开始浮肿、声音极度嘶哑低沉,在包村工作组劝说下,他才勉强答应去百色看医生。次周星期一,虽然脸上还有些许红肿,但是又见他拿着笔记本和打开相机出现在村里调查情况、在田间地头与农民话农桑。
  自己身无闲钱,倒让贫困户有钱花
  他是一个事业编制干部,到手月工资不到3000元,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四口至今还拥挤在狭窄的房屋里,生活过得比较简朴。不管是普通农户的家庭矛盾,还是事关贫困户贫困村切身利益的辣手问题,他都一把公平尺精准度量。
  村里有一个古稀老人,本是享天伦之乐的年纪,子孙满堂却衣食无着,腿脚又不便,子孙却置之不理。其三姑六婆和村里人都劝说无果。得知此事,黄志德同志多次上门做其子孙的思想工作。第一、第二、第三……去多了,外人还以为是这位老人的亲戚,殊不知他也不过是一个外人。有人劝他,这里生活多年的村里人都无可奈何,何况你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人,算了吧。他,只是笑笑。直到第六次,昔日如同陌生人的长孙,感觉良心发现了,抱着爷爷的肩膀流起热泪,悔错不已!
  每次从县城到村里,他总会带去一些东西,主要用来慰问看望困难群众;每次都是满载而去,空手而回。面对贫困村的群众,他心中有数;面对贫困户,他如数家珍。为了让贫困群众过上起码的温饱生活,他精心调研、认真研判,在平时调查的基础上,广泛听取和采纳农户提出的不同意见和切实可行的建议。
从2016年至今,先后有3户五保、2个孤儿、2个残疾人、75户低保户依法获得应有的救助,国家发放54.83余万元民生资金。此外,他认为以往给钱送物的过度扶持方法容易诱导贫困户懒散怠惰、好逸恶劳,于是千方百计地引导贫困家庭劳动力消除老守田园、安土重迁的乡土观,大胆地外出务工或学习就业技能,2016年实现10户贫困户50人稳固地达到“八有一超”脱贫销号标准。
  自己无地图,心中却有“活地图”
  “谁家在哪里,家庭基本情况怎么样,包括小孩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读书或工作、家里养有几头什么样的牲口,他都知一清二楚,对答如流”。一位县督查组工作人员如是说。你不得不承认,对于村里的情况,在村里生活了十几年的村干还比不过他。
  全村平均海拔1263米,辖区总面积14.7平方公里。9个自然屯都分布在黄土泥、卡斯特山区、高寒山区,居住着壮、苗两个民族296户1462人。
  喀斯特山区,长年累月缺水早已司空见惯。人畜饮水问题,一直以来是制约和影响该村经济发展发展和村民生活的大问题。全村农田灌溉基本上都是“靠天吃饭”, 村内泉眼极少,人畜饮水基本上靠打井抽取地下水解决。稍有干旱,地下水就难以保障人畜饮水之需,更不用说解决田土灌溉问题了。一到夏秋时节,玉米枯焉。
  此问题,在该村安保屯的旱情尤其严重,里面有34户161人,349牲畜,107亩玉米、10亩水稻。前些年,村里向有关部门打了报告陈述严峻情势,要么是由于指标有限而无果,要么是给了指标村民不肯让地而无法实施。2016年,在他和后援单位努力下,争取到2015年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帮扶项目---贫困地区人畜饮水工程,2017年6月安保屯有史以来冒出了清净的山泉水。

  由于熟悉村里情况,知道村里最缺什么。进入“十三五”期间,为村里争取到的惠民项目越来越多。例如:平卡屯、桠口寨-新州坡岩村等8条20.2公里列入县基础设施项目库,黑猪养殖列入深圳对口扶贫协作项目。

公示公告


  • 友情链接